<nav id="4qwsw"><div id="4qwsw"></div></nav>
<button id="4qwsw"><strong id="4qwsw"></strong></button>
  • 關閉按鈕
    關閉按鈕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文學信息

    李約熱:他的小說永遠處在一個臨界點

    2020年06月05日16:24 來源:思南讀書會 作者:思南讀書會 點擊:

    從左至右為走走、李約熱、郜元寶、黃德海

    7月6日下午,李約熱攜新書《人間消息》來到思南讀書會第310期現場,與復旦中文系教授郜元寶、評論家黃德海以及主持人走走共同聊聊《人間消息》中的鄉土書寫。

    “野馬鎮”在哪里?

    《人間消息》是李約熱近年的中短篇小說合集,其中“野馬鎮”作為地點反復出現。以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作為原型來構建“野馬鎮”這個空間,李約熱談到自己可能是一個“不會看說明書”的經驗主義者,“不是那種想象力飛騰的作家?!彼f,“在生活中體驗到的點點滴滴,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沉淀,對生活進行重組后,才能夠從瑣碎變成小說?!?/p>

    李約熱

    “一個作家總是把某個地方作為他的根據地,把這個地方濃縮成他的生活經驗?!臂獙氄J為,李約熱的小說很多確實來源于他的直接經驗,但同時他也是一個很會講故事的人。

    “野馬鎮的原型是鄉土小鎮,但是小說并不是純粹的鄉土文學,在李約熱的小說中,有一個中國甚至是世界的視角?!睆摹度碎g消息》中古生物學家到《幸運的武松》中的記者,李約熱利用多變的敘述者身份,重新梳理和改寫自己的人生經驗,試圖從“野馬鎮”這個地方,打開更多“窗口”。

    郜元寶

    在黃德??磥?,《人間消息》是“用虛構的故事講述人間的心情、經歷甚至童年的傷害以及如何理解傷害?!痹凇肚榉N阿廖沙》中,李約熱設置了一個兩難的倫理困境:丈夫面臨死刑,妻子卻和一個警察戀愛。

    “從不可能到可能,人的情感認知與倫理規范在這個過程中糾纏不休,但最終人物依然能夠走出一條道路?!碧摌嬍沟谩捌孥E”發生,人物“阿廖沙”帶給了讀者“微溫的人間底色”。

    四種眼神中的善惡

    走走談到,李約熱曾講述過扶貧中的四種眼神:求助、感謝、抱怨與茫然,他勸歸輟學兒童卻反遭到敲詐,尋求幫助的老人若沒能得到滿足就會遭到怨恨…….但是在李約熱的小說中,他沒有揭露人性的黑暗和深重的苦難,人的所有罪行都回歸到溫情中。

    走走

    李約熱回應,“大部分人的善惡觀都是模糊的,這是更符合大眾的狀態?!痹诜鲐氈?,一個家中種水稻的老人把家里所有的米都藏起來,打電話給李約熱說家里沒有米了,李約熱趕緊去超市買米送去老人的家。

    最后他得知老人的女兒去世,女婿與他關系僵硬。李約熱笑言,“他可能是通過這種方式和我交流,從中獲得安慰和與人交流的快樂。有些人過得很困難,他需要用一些小小的伎倆去欺騙,從對方的難受中得到一點安慰?!?/p>

    黃德海談到,道德兩難是由人的認知局限決定的,正因為道德框架的約束,才會認為一件事情有兩難。在小說創作中,“所謂超越兩難只是超越作者的概念,超越的概念越多,就越能挖掘出人世間接近真相的真相?!彼J為,如果人世間的齟齬被用強力的對立觀點消解或是統一,那么留給我們觀察的縫隙就會泯滅,人也就失去了探索真相、向里走的可能性。

    黃德海

    “小說不僅僅把苦難真實地記錄下來,從苦難中看到苦難,而更應該探討苦難的出口和意義。小說家不應該僅僅記錄,他更要學著去理解?!痹谶@種反復辨認、理解的過程中,二元對立就會消失。黃德海說,“人的所有情感和思維都會存在裂口,里面透出深淵般的黑暗,也會存在純潔的光亮,黑暗與光明也僅僅是人試圖探索的非常小的一步?!?/p>

    他喜愛的小說《龜齡老人邱一聲》,“從很黑的地方透露出一點光亮,消除了對和錯的簡單對立?!毕啾扔诶先俗詺⑦@樣急轉的結尾,黃德海更希望小說可以有一個優雅、從容而舒展的結尾。

    “他的小說永遠處在一個臨界點”

    郜元寶用“半生不熟”來評價李約熱的小說,“他的小說非常特別,他不是那種老成的作家,也不是一直不能成熟的作家,而是處在一種半生不熟的狀態。他的小說永遠處在一個臨界點,沒有把陌生寫成永遠陌生,也沒有把熟悉寫得永遠熟悉?!?/p>

    令人眼花繚亂的詭秘野馬鎮也是一半陌生、一半熟悉,始終在變化。李約熱的作品像是中國生活的萬花筒,也像是一個魔方,“魔方有時候很亂,但是稍微玩玩又很整齊”,正如李約熱的小說,在安定與熟悉的生活常態中書寫了不會永遠持續的和平。

    現場讀者

    他談到,“小說是時空的藝術,是與時間、與空間相搏斗的過程?!薄肚榉N阿廖沙》中,一反小說家常用的倒敘手法,采用順敘,將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結果前的鋪墊一一展開,似乎展現了真實的生活,“但若是一陣風吹來,穩定的秩序又會被吹亂”。

    郜元寶做了一個比喻,“小說像街邊被布簾遮住的窗口,通過兩級風,能夠看到45度的真實;通過四級風,也許能看到更多,但若是一級風,那就是從窄縫看進去,恰恰可能看到最重要的事?!?/p>

    同時,作家也在和空間搏斗,空間發展的不平衡在時間上得以體現,時空的差異讓人們永遠保持對生活的好奇。所以,“生活就是永不停頓地展現出熟悉、真實,但稍微有變化又會讓我們感到陌生與傳奇?!?/p>

    讀者提問

    黃德海以經典話劇《哥本哈根》為例,“有些善意以辱罵出現,有些惡意用幫助的形式展現。文學中的無限變形是人與人能夠互相理解也是無法理解的微妙之處,作品就是通過辨認這些內在變形來探究人性的幽微之處?!?/p>

    嘉賓為讀者簽名

    郜元寶指出,“歲月靜好是小說的忌諱,故事只有在稍微的悄然變化中給你一個新的發現?!痹诶罴s熱的小說《青?!分?,廣西的一種神秘法術被少不經事的年輕人破除,精心布置的神話頃刻打破,“終止生活的人就是小說的敵人,但是小說的敵人也可以被寫成小說的角色”。

    現場:陳  思

    撰稿:周劼妤

    改稿:陳  思

    攝影:遲  惠

    編輯:江心語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4002215號-3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3678號
    電子郵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聯系電話:086-021-54039771
    2938
    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1000部,国产精品怕怕怕免费视频,欧美日韩一区精品视频一区二区,免费国产在线精品一区,完美世界txt全集下载,小说阅读器,好看的小说 君子以泽 亚洲精品第一页国产精品 日韩欧美在线综合网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无码日韩AⅤ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精品在线免费观看 欧美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麻辣99久久
    <nav id="4qwsw"><div id="4qwsw"></div></nav>
    <button id="4qwsw"><strong id="4qwsw"></strong></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