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4qwsw"><div id="4qwsw"></div></nav>
<button id="4qwsw"><strong id="4qwsw"></strong></button>
  • 關閉按鈕
    關閉按鈕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文學信息

    《月下》:始于一團霧的創作

    2023年04月26日11:30 來源:思南讀書會 作者:思南讀書會 點擊:

    從左至右為項靜、李鳳群、吳越

    3月11日下午,作家李鳳群攜長篇小說《月下》與評論家項靜、編輯吳越做客思南讀書會404期,從女主人公余文真的經歷出發,探討女性心靈世界的覺醒與革新。吳越擔任主持。

    女性的自我觀照

    《月下》記述了小城普通女性的成長史,以一段渴望被看見的故事深入當代女性內心,書寫她們在時代推動之下的嘗試、覺醒和抗爭,表現了女性在現代社會之中的困境。

    小說書名從最初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到最后的《月下》,李鳳群談到,題目的變化表達了態度的變化,書名的改變像命運的改變,是整個作品文學品質的改變,這是個很奇妙的過程。吳越補充,古今中外都喜歡用“月”來指代女性,“月下”仿佛體現了女性的自我觀照。她說:“你(李鳳群)好像經歷很多又回到一個原點,體現了女性一種全方位的自我反省和知覺的蘇醒?!?/span>

    李鳳群

    小說《月下》讓項靜聯想到《包法利夫人》。她說:“同樣寫一個小城市女孩的故事,已經有那么多文學經典給我們鋪就了一條公共馬路,我們在上面走了那么久,如果再來一個新的故事,沒有在這條馬路上開辟出一條新的小道,讀者看的時候就不夠挑戰自己的智商或者新鮮感?!对孪隆穼崿F了新意,在《包法利夫人》停止的地方,它又往前走了很遠?!背税ɡ蛉?,她還提及電影《立春》。她談到,主人公之間相似的精神氣質不能簡單地用“女性”的概念去命名,“這可能是我們想要達到的理想,想要過一種更健康、更合理、更能實現自我的生活。但是這個愿望總是受到阻礙,阻礙的力量是很多方面的。這部小說最深刻的地方,恰恰在于對這種阻礙做了很詳細的展示?!?/span>

    項靜

    關于故事發生地,項靜向李鳳群提出,為什么使用月城這個便稱?是否因為虛構代表一些障礙,或者一些不愿意這么寫實地去面對的地方?李鳳群回應,“規避不是因為里面懷著不可告人的東西,而是因為里面懷著無法言喻、比我們經歷的更廣闊的東西。如果我定位它了,其實我等于把自己給定住了,我讓它虛構,讓它生發,讓不同的人看到,這就是小說的魅力,我沒有縮小它,而是擴大了它?!?/span>

    吳越提出,主人公余文真25歲的年齡非常微妙。她以為25歲是一個各方面有所成長的狀態,而余文真卻是一片空白、未經世事。李鳳群回應,設定這個年齡是希望她犯的錯是最后一次錯,讓她在這個錯誤里面能確定此后的方向。項靜談到,25歲左右是與真實社會發生碰撞的時刻,此前,我們或許都生活在一個比較抽象、安全的空間里。從個人角度講,每個人都有一個從原來舒適的地方往外走的時刻,比如結婚、遠游、陷入一場愛情等等。從原來熟悉的經驗里走出去開始探索,靠肉身和社會碰撞,產生一些自己的智慧。

    吳越

    而從社會角度來說,主人公余文真身上明顯有著國家與時代發展的印記。25歲的設置,是社會的年齡投射在這個女孩甚至整整這一代人身上。她們是被動的,無論生活在鄉村還是小城鎮,都沒有辦法逃開時代的浪潮。那個從天而降的男人,似乎就是時代大潮打在她身上的浪頭一樣。

    走不出去的女人與不斷出走的男人

    吳越提出,余文真出走的介質是一個遠方的男人,他曾帶來過美麗的幻想,卻最終破滅。李鳳群揭示了這種殘酷性:“這是命運的詭異之處,作者要做的不是滿足自己的內心,是替我們童年看到、經歷過、思考過、迷惑過的行為,給它找一個出口?!表楈o同樣認為,于余文真而言,章東南是對外在世界的構造,代表著外界的一種向心力,他的不斷出走與余文真的走不出來形成了鮮明對照。

    李鳳群談到余文真走不出去的原因,“人為了不去經歷自己將要承受的失敗,就把自己的可悲包裹起來。章東南恰恰成了唯一一束向世界的光,那束光照過來特別安全,沒有危險。實際上,最后灼傷她的,或者說使她10年在煉獄般生活中度過的,恰恰是她賴以生存的這束光?!?/span>

    現場讀者

    在她看來,這種矛盾是一種內心的恐懼?!捌鋵嵨覀冊谙蛲饪吹臅r候,包含著我們勇氣的缺失。真正的隱居飽含著一個人最大的被看見的欲望。我想被這個世界看見,我擔心這個世界看不見我,所以我寧愿不被這個世界看見,不走進那個世界里面去?!?/span>

    吳越認為,走不出去并不代表余文真是懦弱的,相反,她充滿勇氣,她在市區租了一間屋子,叫“小留”,相當于一個她自己的外太空。在此,她實現了自我療傷與覺醒。她認為“小留”是小說中一道美妙的門。

    李鳳群肯定了這個空間存在的必要性,雖然主人公并不是以成長為目的租下了這個房子,而是以留住愛情的方式留住了這個房子,所以稱為“小留”,但她最終在這里實現了精神的成長——“有一天她突然明白,她所謂一方凈土外面全部是違建的房子,當然是為了隱喻她無路可逃。但最可貴的是,看到生活的不堪,她還是愿意硬著頭皮面對它。這何嘗不是一種新的英雄呢?”

    現場讀者

    在項靜看來,對于女性來說,擁有這樣一個空間是一種自我救贖。這是余文真艱難完成的自我成長。她在普通的枷鎖中尋求支援,在自我心理生長過程中掙扎,最終實現自我拯救。她說:“這種拯救并不是她真的成為了一個成功人士,或者與原來沒有色彩的人生相比光芒四射,只是心靈上更輕松了。對于她來講,前面的物質也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成長是她實現了對自己的解剖?!?/span>

    始于一團霧的創作

    吳越提出,李鳳群借小說的形式替讀者把一些自己都沒有感受出來的東西寫了出來,那么在創作過程中,是否覺得自己在為什么而代言或者替誰發聲?李鳳群回應,“這很難說。很多朋友創作前總是先有提綱和主題。我不是。我寫小說時心里有一團霧,我慢慢接近這團霧。一旦要開始創作一個作品時,就是把這個霧團解開的時候。當這個霧變得清晰以后,這個小說就可以畫上句號了?!?/span>

    讀者提問

    項靜談到,余文真的人生也是一團霧。她初二去郊外踏青,突然大車走了,沒有人發現她。以至于回來了也沒有人發現,父母沒有發現,同學第二天都沒有發現,這是一個心理創傷,這個創傷對她來講就是一團霧。她認為小說很有意思的部分是,用大量語言來解剖主人公心靈,好像作家不斷跳出來,講述主人公心靈的掙扎。

    在李鳳群看來,大量的議論也許是因為自己內心的偏執,“我做了很多年農民,農村的特點是春播秋收。如果長江發大水了,這個冬天肯定很難熬。以至于我養成了一個習慣,遇到任何生活上的困難,都要從自身找原因,這個影響了我半生的寫作。所以,我甚至不敢替我的主人公從外面找原因,當我們受到很大挫敗或者傷害的時候,本能會去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她反復強調,“小說包含一個作家的所有命運。在作品背后,隱藏著作者都沒有意識到的自己?!?/span>

    嘉賓為讀者簽名

    “我當然很喜歡余文真,縱然有人對她有許多不滿。但我希望我被這個世界愛,被這個世界善待,不是因為我有什么條件,而是我生為人本身希望被人善待、被人愛。無論這個世界怎么待我,我仍然在這個世界里站著、唱著、跳著。生而為人這一場,從我們的經驗里獲取愛的能力以及活下去的能量,這是自我的修行?!崩铠P群說。

    思南讀書會NO.404簡訊

    現場:王若虛

    撰稿:周欣怡

    改稿:陳  思

    攝影:遲  惠

    編輯:鄒應菊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4002215號-3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3678號
    電子郵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聯系電話:086-021-54039771
    3220
    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1000部,国产精品怕怕怕免费视频,欧美日韩一区精品视频一区二区,免费国产在线精品一区,完美世界txt全集下载,小说阅读器,好看的小说 君子以泽 亚洲精品第一页国产精品 日韩欧美在线综合网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无码日韩AⅤ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精品在线免费观看 欧美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麻辣99久久
    <nav id="4qwsw"><div id="4qwsw"></div></nav>
    <button id="4qwsw"><strong id="4qwsw"></strong></button>